吴青峰的语录?

发布时间:2020-06-04 00:37:09
作者:烨华

青峰说:

拥有女性化特质没什麽不好,我拥有的坚韧和勇敢。我不认为那些恶意批评我的人胜过我。

(这句我必须爱。)

青峰说:

那些隐藏在无人知晓网路之下才敢随意攻击人,却拿不出壹点勇气面对、创造自己生活的人,

将生命耗在无意义的谩骂、取笑他人的人,对我来说才是人格上的娘娘腔。

(我真的必须爱。你们说我娘?《彼得与狼》那句歌词——你说我娘但我敢说你比我懦弱 人家今天说什么 你明天就说什么,还以为自己真有满脑子的思想 )

青峯说

如果你壹直著迷,或曾经著迷于某个童话故事,或是你相信著某个自己想象出的人物或情节。

如果你曾经是这样的人,请你别让自己失去了这样的能力。

(就是想象的能力。《嬉戏之后》的歌词——如果你曾经做了一点梦 请记得想象的轮廓。)

青峯说

这是我的选择,选择在这裏继续用这麽愚笨的方式和值得的人沟通。

当世界都用扭曲的视线折射玻璃杯底的真实,

我只愿意跟善良的你们分享裏头清澈的水,或许只有我们喝得出那水中甜美的味道。

(这就是青峯感人的地方。不管别人怎么想。只和了解自己。喜欢自己的人分享。《白日出没的月球》——没错你说的全都没错 别管那个谁什么说 你就照自己愚蠢过活 这样走下去绝对不会错)

青峯说

我恨不得炸掉杀掉所有这个国家的政治人物以及为他们做事讨好他们的爪牙贱狗们!

我从来没有这麽憎恨并且发自内心的作呕过,而我们壹点办法都没有。

除了政客们,我们全是难以被看见的小蚂蚁,在这个喊著民主说人民最大的社会,

人民说的话壹点用也没有,人民流的泪壹点用也没有,人民活生生被民主践踏。

(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他妈最烦政治最恨政客 怎样?什么民主?

扯淡!你们有他妈关心民生么!!!《御花园》——强盗就躲在城堡 庆祝他们伟大深远的计谋 庆祝举杯我们身上流的血 庆祝他们高潮演技的成功 庆祝举杯我们汗水和眼泪 乌鸦 也能够骂别人黑 只顾着头上盛开的花 却忘了脚下腐烂的无花果)

青峯说

我想我还是无法跟这个世界好好相处,那些未知的快乐和忧伤,都令我胆怯;

我想我还是会尽力地和这个世界相处,那些胆怯的过程和结晶,会让我值得。

(自闭症患者的通病。害怕这个世界。怕被伤害。又希望融入这个世界。想证明自己的价值。《相信》——我会永远相信 开始掉下的泪 你和我的世界 痛褪去更清新)

青峯说

让我在自己房间尽情地写尽情地伤悲尽情地发泄,没有后顾之忧。

嘘,什麽都别说。

(痛苦自己的痛苦。快乐自己的快乐。这是自己的事。你们有什么权力干涉我的生活!找不到歌词了。)

青峯说

我不太会用夥伴、好友、家人、团员或同学来形容我们,但我知道那是爱,

我知道有你们跟我壹起的时候我是多麽安心。想跟你们壹起去世界每个角落,不管有没有我们的音乐。

(这就是为什么。《是我的海》明明是写给团员的。看起来却像情歌。《是我的海》——你知道我不想离开 你知道我有多无奈 如果时间一直走得那么快 我怎么对你依赖 泪流出来该怎么办)

青峯说

在我面对忧伤的时刻拒绝说爱,那是我维护爱的底限。

(青峰的晦涩让我看不懂了。。。。)

青峯说

不要劝我不悲伤,不沮丧,不要。不要安慰我,我真的不需要。不要提醒我说过的话,我比谁都记得牢。

不要希望我违背我此刻内心顺势的方向。 让我静静地就好,该悲伤就悲伤,不要刻意遗忘。

给别人别人最需要的,胜过千言万语自己的认为。沈默是我最需要的安慰。

(悲伤的时候、谁都不要劝我、让我一个人静静的呆一会。不管我看起来多脆弱。我不需要你们的安慰。《白日出没的月球》——我要的不是争个错与对 在我崩溃的时候麻烦请你闭嘴 我要的不是讨个是与非 在我无言的时候拜托离开我的视线 这两句词写得好好哦。好符合我啊。)

青峯说

我总是拉擡自己偏爱的东西的价值,可是我却像壹只蜘蛛,耗尽力气将身体裏所有能量吐出,

结成壹张精致美丽,巧细玲珑的网,而内容多麽空洞.

(青峰的反讽。他的拼尽全力在为了理想奋斗。结果很少有人能理解。于是青峯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

青峯说

讨厌我的,请别把时间浪费在你讨厌的我身上吧,

你的生命中有更多事情比耗费时间骂我重要.

(本人奉为经典的一段话。没错。所以你们会发现。我讨厌的东西我都懒得去骂。我会把时间用到我在乎的。喜欢的上面)

­青峯说

知道的太少,而说得太多,或许是大家的通病,而我亦然。

我不是壹个会讨好的人,也不渴望被人讨好。我说我认为的,那很主观,所以我在我的地盘说。

也别把自己的主观拿来跟我争论吧,你不了解我,我更不了解你。

(所以我说我跟青峰很像。我知道的很少。说的却很多。不渴望被人讨好。也不讨好别人。我的意见只代表我。你不用管。还是《白日出没的月球》基本上所有歌词适用这句)

青峯说

我知道是我自己,壹向愚蠢地拿出全部的感情,对待自认值得的人。

所以当真心被摆在地上踩时,我不会让自己的心受伤,因为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我不会怪任何人,我会自己呵护好这巨大的伤口,

此后也将继续愚昧地拿出真心,被几个人踩在地上,却被更多人捧在手心。

(我付出了真心。我没对不起任何人。我不怕你们的伤害。《这天》——够鲜艳了吗 血染的花 被你刺满的双手 此刻擦干你眼泪。《这天》不是情歌。请记住。)

青峯说

请你壹定要相信自己,壹定要接受,喜欢自己的样子。壹定要让自己变成你真心会喜欢的样子。

如果你想要做的不是长辈所控制你的样子,不是社会所规定你的样子,

请你壹定要勇敢的为自己站出来,温柔的推翻这个世界。

(我的座右铭就是这句了。不是自恋。而是要勇敢地做自己。不管别人怎么样《小宇宙》——为何这诚实为所欲为?我只要只属于我的宇宙 )

青峯说

从上壹张专辑到最近,有很多人质疑我们。他们质疑我们真心想要做的事情,质疑我们想的到底是什麽。有很多人只是因为小情歌而喜欢我们,但不是真心的喜欢音乐。

壹直以来壹直挂在嘴边的爱还有梦想,根本没有办法让这个城市变好。但是,对我来说,如果我们没有办法了解我们自己所虚构的世界的话,根本没有办法了解真实的世界。

所以,有些人说我们的梦想不切实际。但是我觉得,如果有不切实际的梦想,才是实际的根本。

有时候我会觉得,你们和我们有壹样的梦想,而我们只是代表你们来实现这个梦想。所以不管别人怎麽说我们,我都会想到你们在我的身边跟我们连成壹片,就好像我们的力量结合在壹起,谢谢我们给彼此的这些力量。

(有不切实际的梦想 才是实际的根本。青峯式的语言。我们有共同梦想的人。心都连在一起。最后一起唱出《相信》吧!!!!)

女性化 语录 青峰


黎伟
2020-07-04

苏打绿专辑的词曲都是吴青峰创作的吗

裔圣
2020-07-01

苏打绿吴青峰初恋女友的名字? 就是那个学妹 - -

俞宇
2020-06-28

苏打绿小时候歌曲介绍

朝棋
2020-06-25

苏打绿 小情歌的歌词 钢琴谱

楠峻
2020-06-22

苏打绿成员的个人简介

雄杰
2020-06-19

王菀之的个人资料??

楷林
2020-06-16

让能量加倍 要快乐至上是什么歌好像不是林志颖唱的是一男一女对唱的 求答案

雄璟
2020-06-13

你觉得苏打绿为什么会解散?他们还有可能复合吗?

政鑫
2020-06-10

跪求苏打绿小巨蛋演唱会吴青峰所唱全部歌曲

君煜
2020-06-04

求吴青峰的文章


点击排行
热门阅读
苏打绿休团已经三年了,他们以往有哪些优秀作品?

苏打绿自2003年组团以来给我们带来很多优秀的作品,我想大家也有很多人喜欢他们的歌,我也是其中一个,那接下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他们一些优秀的作品。首先我给大家介绍

苏打绿《共舞》的歌词

苏打绿-共舞词曲:吴青峰一条最恶的蛇再也没办法回到伊甸一颗苹果再也离不开牛顿身边一双梦想被现实渐渐拆回两个碎片贤妻良母蜜语甜言把小孩都哄睡收起笑颜愁眉苦脸烈酒穿

吴青峰 苏打绿是同一个人吗?

苏打绿是一个乐团,吴青峰是苏打绿的成员之一。苏打绿(Sodagreen),中国台湾乐团,由吴青峰、史俊威、谢馨仪、龚钰祺、刘家凯、何景扬组成。2001年成立于校

在一起你说跟你的闺蜜谁知道你闺蜜是男的歌名

小情歌-苏打绿词:吴青峰曲:吴青峰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我想我很快乐当有你的温热脚边的空气转了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我想我很适合

苏打绿的吴青峰是同性恋吗?

关心别人的事挺没意思的。你爱苏打绿吗?爱就不需要问,不爱,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说青峰的事,同性恋怎么了,虽然我不是同性恋,但是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喜欢异性吧!青峰原

求SHE某歌的歌名

ella跟苏打绿合作的《你被我写在歌里》。主唱是ella和苏打绿的主唱吴青峰合唱的,很好听的哦。《你被写在我的歌里》是苏打绿第八张专辑《你在烦恼什么》里的第三首

这首歌的歌词是什么意思

《小情歌》是吴青峰在台湾政治大学读大三时写的歌。当时,吴青峰接到徐若瑄要收歌的通知,从政大道藩楼走下,走到传院阶梯的时候就写好了曲子,接着在吃饭的地方完成了歌词

什么什么随往事抹去,随往事抹去什么什么伤痕,这是什么歌了?是个男生唱的

歌名:我好想你演唱:苏打绿作词:吴青峰作曲:吴青峰专辑:小时代电影原声带开了灯眼前的模样偌大的房寂寞的床关了灯全都一个样心里的伤无法分享生命随年月流去随白发老去

苏打绿小情歌歌词

小情歌歌曲原唱:苏打绿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我想我很快乐 当有你的温热脚边的空气转了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我想我很适合当一

吴青峰给哪个快女写了一首歌,叫什么名字?

尚雯婕-什么?什么!尚雯婕将于o9年10月发行的全新大碟之第二乐章《魅惑摇滚•三部曲》的第一部《什么?什么!》。该歌曲由台湾第一天团苏打绿主唱吴青峰倾力创作,吴